这位英国“小妇人”,在日本鬼子的铁蹄下庇护100余名中国孤儿,近代史课本里,却连她的名字都没有

浏览:282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3-27 分类:
作者:笨鸟菌 78年前,一位英国独立女传教士在日本鬼子的铁蹄即将蹂躏她所在的山西阳城县前夕她带领着100余名中国孤儿翻山越岭徒步辗转超过一千里安全抵达陕西省扶风县全程走完,一个孩子也没有落下 她的名字叫...



作者:笨鸟菌


 

78年前,一位英国独立女传教士

在日本鬼子的铁蹄即将蹂躏她所在的山西阳城县前夕

她带领着100余名中国孤儿

翻山越岭徒步辗转超过一千里

安全抵达陕西省扶风县

全程走完,一个孩子也没有落下

 

她的名字叫做格蕾蒂斯·艾德伟(Gladys Aylward)

1936年加入民国国籍。

1938年自己带着伤护送百名孤儿翻山躲避日军到安全的地方。

二战爆发之后回到英国

战火过后再想回到中国的时候

被新中国拒了,随后去了香港

1958年在台湾建立了以她命名的孤儿院,

1970年去世

 

她传奇般的事迹

在被好莱坞拍成电影《六福客栈》

 她的角色由美丽的女演员英格丽褒曼主演

故事却被改成了面目全非的爱情故事

近代史课本里

连她的名字都没有

 

1


1902年,格蕾蒂斯·艾伟德出生在英国伦敦郊区

家境清寒,没有机会上高中

艾伟德只能做侍女赚取微薄收入

侍女,在伦敦又被称为“客厅女仆”

在中国叫保姆


 艾伟德


27岁信仰基督教后

因为缺乏正式教育履历

被拒加入内地会,艾伟德只能继续做女佣

一边生存一边攒钱

直到听说中国有位老宣教士珍妮·劳生

正在寻找合适的接替人

艾韦德听闻万分欣喜

立即写信,表示愿意自费前往中国

当时欧洲人到中国,当时最好的路线是选择坐船到天津

但是费用要比陆路贵两倍

为了省钱,艾伟德选择了铁路

没想到这一路旅程十分不顺

火车被迫转道、被扣

艾伟德只能自带行李,摊过冰雪覆盖的荒漠

步行到一个叫赤塔的小镇

因为没有钱,艾伟德只能求人捎带搭车

在经过漫长的火车、商船辗转终于到达天津

当她看到一个建筑门口牌子上“天津宣教中心”的字样时

艾伟德的心仿佛终于回到了肚子里

从伦敦到中国,超过1万公里

全身上下只有二英镑和几枚铜币

一趟艰辛到不可能的行程

艾伟德完成了


2

 

对于远道而来的艾伟德,珍妮非常欢迎

她向艾伟德介绍山西本地风土人情

为她准备适合本地装束的旗袍


 

一个月以来,艾伟德第一次体尝到了温暖

休息几日之后

艾伟德来到了阳城的教堂

教会的条件比艾伟德预想的还要差

残砖破瓦,尽是灰尘,一副破败之相


 

面对这样一个落脚地,艾伟德有一丝惊讶

做过女佣的她,二话不说开始打扫整理

投入了建设家园的劳动之中

几天后,全部房间一尘不染

 

安顿的地方有了

随即,艾伟德与珍妮办了两件事:


一是协作珍妮,借闲置的院落开一间客栈

接待往来骡夫,取名“八福客栈”

(八福与圣经里耶稣的《登山宝训》有关,原文有“八福”训导。)

既向当地人传福音,还能筹措传教经费。


二是艾伟德申请加入中国籍

这在西方传教士里是第一人

即使在中国待了50多年的珍妮也从未有过如此想法

 


客栈办起来了

但却无人住宿,生意惨淡

艾伟德相想出了拉客的法子

她站在路边好话说尽

但骡夫们都嘲笑着路边的洋女人

吐着秽语,摔着鞭子扬长而去

艾伟德虽然难堪,却也不气馁


 

当偶尔有人住宿后

白天艾伟德竭诚招待,晚上就给旅客讲圣经故事听

骡夫们也不关心细节,只是将其当成开心有趣的神话故事

就这样,天长日久

客栈人气愈来愈旺,生意愈来愈好

而常来住宿的这些山野骡夫悄悄起了变化

他们不再吸食烟酒、高声喧哗

不再说脏话,哼唱黄色小调

而是学唱西方圣歌

文明的氛围弥漫于这座山地小城之中

“八福客栈”就这样在阳城有了立足之地

 

3


艾伟德来到阳城一年多后,珍妮·劳生意外身亡

29岁的艾伟德成为八福客栈的新掌柜

由于艾伟德的勤勉和得人心

她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有一次,艾伟德在阳城街上走路

看见有个妇人要卖一个病弱的小女孩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

艾伟德用身上仅有的九角钱领回了瘦弱的女孩

接下来,艾伟德又收留了第二个、第三个……

客栈里,儿童、难民愈来愈多

 

中日战争爆发几个月后

战争从华北平原蔓延到了僻远的山区阳城

面对日军的步步紧逼

艾伟德带着几位孤儿和几名基督徒

转移到了到山区的北柴庄

 


她利用县里一孔窑洞和仅有的几样急救药品

建立了一个临时“医院”,用来救治军民中的伤患者

一个西方的女子,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受伤的中国人

当地的官民都深深被艾伟德所感动

 

战乱期间,艾伟德专程到泽州去看望内地会的同工们

两位年长的宣教士坐船回了英国

艾伟德就暂时代为看守宣教站

几天后,卫立煌将军的国军进城希望借住

艾伟德谨遵教会的政策以“中立”为由拒绝

一名情报军官林南(译名)前来拜访

这位上校谈吐文雅有礼

他指出日军是恶的象征,而中国的抵抗是“义战”

劝艾伟德助善拒恶

艾伟德从未思考过自己的政治立场

两人相谈甚欢

常常站在大街上高谈阔论


 

而另一个让她改变了立场的重要人物

雷将军(General Ley)

一个欧洲人,而现在却持枪成为抗日英雄

他加入中国籍,带领教徒前去抢救伤兵

抗战爆发后,极力主张抗日,率领教友六百余人

组织战地服务团、救护队

在太行山和中条山一带抢救伤兵,救济难民,教育失学儿童

雷将军的所作所为让艾伟德深受触动


这片土地,这里的人民

还有在中国的生活都是我深爱的

难道我什么也不做任由日本人

将战火烧向更多的土地将子弹打向更多的孩子吗

他能这样做,为什么我不能?

 

暂住泽州的时候,

艾伟德接受了美国《时代》(Time)杂志记者的访问

艾伟德说:


宣教团体是中立的,但我憎恨日军暴行

我是中国人,虽然鼻子高,但心是中国人的!

日军暴行,不能无视!

 

确定立场后,

艾伟德的一个任务是救助战争难民和孤儿

收容所有200余名孤儿

之前的1940年初

其中100余名转移到了西安的救助站

剩下的艾伟德本想将他们迁往阳城山区

但一个不好的消息让她改变了主意


正在进行春季“扫荡”的日军再次迫近泽州

回来的情报员手里拿着一张告示

上面写着:

悬赏捉拿“小妇人艾伟德”,赏金100美元

艾伟德知道她被列为日军重点打击对象

在权衡一番利弊后

艾伟德当天就带100名孤儿逃往了阳城



在路上,遭到了日军飞机的低空扫射

她觉得肩头上被猛击一拳,摔下马来

肩膀被打穿一个洞,鲜血流个不停


艾伟德感到形势万分严峻

知道自己无法在晋东南待下去

只能远走陕西关中,回自己的基地

但是,她又舍不得这些半大的孩子

危急时刻,艾伟德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

带这些孤儿出阳城,出晋东南!

于是就有了那场举世瞩目的大迁移


4


从这里到西安大约需走480公里山路

行前她去向县长告别

“我预备带一百名孤儿同去!”
“啊呀!那要攀山越岭,要渡过黃河…”
“但我不能不走。”

县长见无法阻止,就关切说:

既然你坚持要走

那我派几个人,扛上几袋小米

送你们一程,但只能到黄河为止

剩下的路就靠你独自支撑了

 

临别时,县长说:“以后,我只有为你祷告了。”

艾伟德说:“我也为你祷告。”



很快,这支特殊的队伍行进于中条山中

前后由成年人压阵

半大的小孩子们互相搀扶

最小的孩子,走路还不稳当

由几个成人用箩筐担着

而38岁的艾伟德断前后视察着

还不停地抱着疲累的孩子赶路

 

为了避开日军,她们不敢走大路

只能在当地人带领下

在崇山峻岭间踽踽而行

疲倦了就集体休息

饿了就从骡子上取下些小米熬粥

晚上就地宿营

经常有小孩子哭着要撒尿

有孩子的鞋磨破了,脚也磨肿了

行路就得时断时续


一群孩子哭着喊着,又疲惫又无助看上去

他们衣服破烂,脸庞黝黑

就像一群小叫化子

一路上,她们没有遇到追兵

但感觉日军无处不在,艾伟德不敢有一丝懈怠

从早到晚都在焦灼的赶路


 反映这段经历的电影剧照

 

在艰难地登上一座高山后

前面的孩子欢呼雀跃起来

呼喊:“黄河!黄河!”

眼前是奔腾汹涌的黄河水

从阳城到黄河岸边,骡子走需要5天的路

而领着这些幼儿竟然走了12天

总算是蒙神的佑护,一路相安无事


然而

宽阔的黄河横在眼前

却没有一只渡船

如何能够渡过呢?

艾伟德不禁焦虑万分,只能不住地祈祷

足足等待了三天

孩子们望眼欲穿,粮食也见了底


就在第四天,从河南岸划来一只木船

而后下来几名国军士兵

他们观察这些小难民好几天了

在没有发现危险后,才过来帮忙

很快,就有一艘较大的木壳渡船驶来

孩子们开始叫嚷、欢呼起来

而艾伟德此刻连欢呼的劲也没了

等到艾伟德最后一批上岸,她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她知晓这里是国军一战区的防区

现在基本已经脱离险境了

 

经当地军人的帮忙

孩子们在豫西搭上了运货的火车

火车走走停停

在挨近中条山脉的一个小村边,他们遇到了麻烦

因为桥梁被炸毁,火车不能再前进了

去西安的路,只能是继续徒步

 

让人绝望的是

眼前的路并非一马平川,而是崤山小径

而这条传说中的山径

连当地乡民都没走过

这崤山高山绝谷,自古以险峻闻名

这么大一座山,谁又能说清楚路怎么走呢

无奈之下

艾伟德把心一横,决定自己开辟一条路来


可是,走了没有多久

孩子们望着无穷无尽的山峦失去了信心

半个月的行军,他们的体力已经达到极限

小的孩子累得大哭

半大的坐在地上赖着不走

艾伟德预感他们遇到了出太行最大的困难

望着瘫软的孩子们,艾伟德心力交瘁

也想躺在路边不想管了

她不禁哭了起来,孩子们也跟着哭

一时间,哭声震天

哭过后,还是挣扎着往前走

艾伟德坚持的底线是:“一个也不能掉队!”


在最困难的时刻

她唯一的希望,便是信仰的力量

困境之中行走,眼前的山势渐渐开朗起来

终于,前边看到有大片密集的房屋建筑

有人惊呼:潼关!

艾伟德对照地图,确认肯定后

喜极而泣:“我们有救了!”

 

潼关是陕西东大门,就在黄河拐弯处

抵达这里,这标志着他们已经徒步穿越崤山之险

在那里,他们再次扒上了运煤的火车

中间又转乘几辆客车,抵达了西安。

终于到达宋美龄创办的一所孤儿院后

艾伟德把孩子们集合起来点名

当清点完毕发现100个孩子一个都不少时

突然就昏过去了

 

等她醒来,发现躺在西安浸会的医院里

医生告诉她:

你脑部受伤,患有肺炎

还得了伤寒,肩上还有一颗子弹

又发着高烧,加上营养不良,你病得很重

艾伟德头痛欲裂,只是不断的重复:

“我的孩子们在哪里?……我有一百个孩子。”

直到听到孩子们已被安置,她才放下心来


5


艾伟德在医院里治疗了一年才出院

而她曾庇护的100个孩子已安全抵达最终目的地——陕西扶风

而后,艾伟德便留在兰州和成都,

帮助救助贫困人和麻疯病人

一直到1948年冬,才回英国休养


与久未重逢的亲人相见自然快乐

但艾伟德总觉得心里有所牵绊

她为多难的中国忧伤,为她死去的孩子们忧伤

连在说话的时候,都不知不觉讲出中国话

她从灵魂深处早已离不开这个多难的东方国家

 

艾伟德在英国修养一段后,一直想重回中国

但出于复杂的政治原因

新中国不允许外籍传教士进入中国

1957年,55岁的艾伟德在入境无望的情况下

只好进入香港

在她看来,进入英控的香港也就是踏上了中国土地


在香港的居留签证到期后,

她决定去海峡对岸的台湾

在坐船离开香港,遥望大陆时

艾伟德禁不住泪流满面,感情难以抑制

即使只是距离她的第二祖国一湾海峡

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不能相见

 


1957年艾伟德赴台后

成立了“艾伟德孤儿院”

同年,美国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20th Century Fox)同她签约

把她在阳城的经历拍成了电影《六福客栈》

大明星英格丽·褒曼在片中那光彩照人的演绎

使这个小妇人在欧美国家的民众中家喻户晓


但电影为了剧情效果将原著改得面目全非

艾伟德的经历被改成一部英雄美人的爱情故事

甚至还有林南同艾伟德的热吻

事实上,

艾伟德终其一生,沒有和任何男人接过吻

本来的“八福客栈”,也不知如何变成了“六福客栈”(Inn of the Sixth Happiness)

这使艾伟德羞惭,不愿提起

她从来不是电影中

那个长身玉立的美丽女星

她只是一位矮小苍老的小妇人

  

英国广播电台 BBC 的电视节目“This Is Your Life”播出她的真实故事。

接着,坎特伯里大主教接见她

伊莉莎白女王,邀艾伟德去白金汉宮,同她在花园里倾谈

她也不错过机会,请求女王帮助在台湾的孤儿们

只是这一切努力

竟被她所信任的中国教棍

把几乎全部款项骗去!


艾伟德再一次的受辱失望

除了神以外,还能夠信靠谁?

她孤单,失望,觉得自己真是这世界不配有的人

1970年元旦,艾伟德离开了世界

还不满六十八岁

根据她的遗愿,她的遗体头朝大陆

表达了这个英国人对那片土地的眷恋

她最终死在所爱的中国一角土地上


 

这位身材矮小从不妥协的女人

坚信自己被上帝召唤来到中国远方

她从没有被批评和威胁所吓倒

而是独自出发并信靠上帝来满足自己的所有需求

当她去世时,她是一名中国公民!

那颗停止跳动的火热心脏

是中国心!